最新电子书电子书推荐金牌推荐日明仕亚洲娱乐网站周明仕亚洲娱乐网站月明仕亚洲娱乐网站总明仕亚洲娱乐网站小说专题
首页4020电子书 > 超级传奇商店 > 第260章 猜的挺准的

第260章 猜的挺准的

小说:超级传奇商店作者:二将字数:2785更新时间 : 2017-05-19 08:41:40
    两个人就在酒店旁边的饭店里炒了几个菜,吃饭的时候杨乐蓉坚持要了啤酒,顾元叹想想也就由她了。

    菜还没上来时,杨乐蓉已经喝了一瓶子,然后红着脸、打着饱嗝问顾元叹为什么这么帮她?

    这个问题问的顾元叹有点挠头,想说自己纯粹就是无聊,但觉得不合适;想说同情她的,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只好扯了一番朋友的理论。

    杨乐蓉听完就是笑,然后举着杯子跟他喝酒。可能是喝的太猛,一下呛着了,扭头在那里咳。咳着咳着眼泪都出来了,背着他抹了把眼泪,然后继续喝。

    顾元叹知道,她心里肯定有很多委屈。好好一个中产之家,突然间一无所有,家庭也跟着分崩离析,没彻底崩溃掉,已经算她坚强了。

    杨乐蓉好像存心是打算灌醉自己,菜上来后也很少吃,就是让顾元叹陪她喝酒。

    顾元叹想着反正就三瓶啤酒,全喝了她也醉不了,然后就陪着她喝了几杯。

    等吃过饭,本打算回去的,结果杨乐蓉说要去唱歌,怎么也劝不住,还说她请客。没法子,只好又去了ktv。

    顾元叹记忆中那么腼腆的一个女孩子,在包房里又唱又哭,然后不顾他的劝阻,又喝了很多酒,连说话都开始大着舌头了。

    回酒店时已经快12点了,是顾元叹驮着她回来了。

    杨乐蓉前后喝了有七八瓶啤酒,一路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胡话。连喷出来的气息都带着啤酒味。

    顾元叹想笑,长这么大,杨乐蓉好像还是他第一个驮的女孩呢,包括穆香都没有过这个待遇。

    进了房间,帮她鞋子脱了,塞进空调被后就打算离开了,谁知道右手一下被拉住了。

    “你别走……别走……我……呃……我……”

    洁白的枕头上,杨乐蓉醉眼迷蒙的看着他,凌.乱的发丝合着干涸的泪水贴在脸蛋上,看上去有点可怜兮兮。

    “我不走,我帮你擦把脸。”

    等她松开手后,顾元叹去卫生间挤了条湿毛巾,过来帮她脸上、脖子上还有手上擦了擦,刚打算去送毛巾,杨乐蓉又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元叹……你……你喜欢我吗?”

    顾元叹好笑道:“你醉了,快睡吧。”

    杨乐蓉眼角又有泪水滑落,侧着脸哽咽说:“我……我知道……知道你看不上我……我…我不要……不要你的同情。”

    “我没同情你,咱们是朋友不是嘛~”

    杨乐蓉把脸在枕头上蹭了蹭,拉着他的手一把贴在了自己胸脯上,红着眼睛说:“你……你感受到了吗,它告诉我说……说不是,你……你就是在同情我,在可怜我。”

    第一次摸.到女孩敏感部.位,让顾元叹有点紧张,还有点不好意思。想把手拽回来,又不敢太用力。

    可能是感觉到他的挣扎了,杨乐蓉把他的手死死摁在上面,满嘴酒气的问道:“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嫌弃我?我……我告诉你,我不是……不是随便的女孩子,我还是……是****。”

    顾元叹又挠头了,他知道跟喝醉酒的人没法讲道理,只好说:“我没嫌弃你。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就好了。”

    他倒是想帮她扎一针呢,可是身体里有酒精成分的人,是不宜针灸的,那样对身体的损害非常大。

    “你就是在…在嫌弃我……”杨乐蓉流着眼泪哽咽到。

    “真不是。”

    “那你……你亲我。”

    “呃……”

    就在他犹豫着的时候,杨乐蓉拉着他的胳膊坐了起来,然后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又倒了下去。

    第一次被女孩子强吻,让顾元叹有点懵,然后又有点想笑。就在他犹豫着怎么说的时候,温热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一条笨拙的舌头试图撬开他的牙关。

    “我……”

    混着酒味的丁香小.舌,在他刚张开嘴的时刻已经钻了进来,带着战栗的气息试图跟他交流。

    大宗师的定力在提醒顾元叹,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内心的欲望又在告诉他,一切都要顺其自然,强行压制只会适得其反。

    再说了,现在是感悟人间七情六欲,而男女之乐乃是人.伦大道。连这种事都没经历过,修的哪门子道?

    最后欲望战胜了理智,那只还摁在高耸地带的手,下意识的抓了一把,然后心里念叨到:猜的挺准的。

    杨乐蓉是没有经验,顾元叹在这方面同样也是初哥。医书上倒有很多男女.同.房方面的注意事项,真等到了临场时发现,那上面写的全是无用功。

    两个人就这么试探着,摸索着,很快衣衫褪去,空气里漂浮着暧昧的味道。

    水到渠成后,随着一声闷.哼在房间里响起,杨乐蓉死死摁着顾元叹的后背不让他动弹……%%¥……%……%……(此时省略870字)

    ……

    半个多小时后,可能是出了汗的原因,杨乐蓉不仅没有睡过去,意识反倒清醒了很多。脑袋枕在顾元叹的胳膊上,侧着头定定的望着他。

    “想什么呢?”

    半天没等到她的回答,等顾元叹转头看时才发现,这个敏感的女孩又哭了。

    顾元叹侧过身子,捧着她的脑袋问说:“是不是后悔了?”

    杨乐蓉还是摇头。

    “那为什么哭?”

    杨乐蓉把脑袋蜷缩进他的怀里,就是不说话。

    顾元叹不记得在那本书上看过,说你可以让女人哭,可以让她受委屈,但不要让她沉默无言。因为沉默是一种最深的伤痛,无言是一个女人最悲的哭声。

    他不知道杨乐蓉有什么伤痛,但大抵也是家庭的琐事,还有她那沉迷彩票的父亲。

    顾元叹也不会安慰人,事实上,他从小到大也没安慰过人,只好伸手在她头顶揉了揉说:“不用担心,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

    听她肯说话了,顾元叹趁热打铁问道:“那告诉我,为什么哭呢?”

    怀里的杨乐蓉带着鼻音说:“我……我只是怕……”

    “怕什么?”

    “怕你……怕你看不起我,觉得我……我贱。”

    顾元叹扶在她脑袋上的手停滞了一下,好一会才笑说:“怎么会呢,事实上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好女孩,比我所认识的绝大部分女孩都要好。”

    “她们……她们也会拉着你做这种事吗?”

    “呃……那倒没有。”

    “那我为什么比她们好?”

    顾元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而且两人此刻正坦诚相对,肌肤相亲下把他心里熄灭的欲.火再次点燃。

    可能是感受到他炙热的呼吸了,杨乐蓉也没再问,拉着他的胳膊让他趴在了自己身上,右手慢慢下探,找准位置后帮他扶了进去。

    “嗯……”随着一声似怨还诉的娇.哼,房间里再次响起吱吱呀呀的响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4020.la。明仕亚洲娱乐手机版阅读网址:m.4020.la